斜切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斜切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彭泽400万元棉花款拖着欠着都快没了

发布时间:2020-03-03 17:11:16 阅读: 来源:斜切锯厂家

几十位棉农想着急着于是上路了

渡口棉贩将籽棉运出棉船镇。(记者 汪良红 摄)

11月初,彭泽县棉船镇光明村的王先才按捺不住压抑已久的心情,他瞟了一眼墙上的挂历算了算,光明扎花厂欠他的棉花款已经两年了,该如何是好?

65岁的李大妈与老伴在地里忙活着,她与王先才有着同样心情,可这笔钱怎样才能要回来?其实,有这种的想法远远不只王先才和李大妈,他(光明扎花厂)欠了光明村村民400多万元的棉花款。

400万元!对于棉农来说是一笔不可小觑的数额,但这笔钱该怎么要回来,似乎难住了所有村民。

百万棉款未结,棉农拦路抢棉

11月8日晚,王先才一夜未眠。几经辗转反侧,他终于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拦路抢棉。

第二天一大早,王先才将自己的想法告诉村里的棉农,通过棉农们的协商,大家决定10日在村里的马路上拦截光明扎花厂的棉花。

11月10日19时许,村里的马路上早已聚集了几十名棉农,听说光明扎花厂的车子马上就要经过,棉农们有些紧张,毕竟是抢棉花。一辆装满棉花的货车缓缓驶来,看到时机成熟,棉农们不顾一切将车子拦下,并开始哄抢车上的棉花。短短几分钟,车上4500斤棉花被一抢而空。

他欠了村里几百万元,可一个凭据都没有,我们找他要欠条,他就是不开,我们只好抢他的棉花叫他开张欠条。说起要债的经历,村民们就气不打一处来。

去年,李大妈因身体不适需要住院,而住院前需要交纳1000元住院费,家里没钱,儿女又不在,当时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李大妈的老伴找到光明扎花厂的老板,我说先借1000元,等收菜籽的时候再还他,可他就是不借。

去光明扎花厂要债的棉农一波接一波,而扎花厂的态度也越来越差,最后甚至避而不见。无奈之下,村民只好拦路抢棉。

大老板纷纷转当棉贩子

张春生,光明轧花厂七名老板之一,11月10日下午被抢的棉花正是由他贩回,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当棉花运到光明村十七组的时候,就被村民拦住,一抢而空。

我们厂还欠这些棉农的棉款,所以他们就把我收的棉花抢了,真不是我不给,而是没钱给。张春生无奈地说,2010年棉花的价格跌宕起伏,扎花厂亏损了几百万元,所以一些棉款还没有结清。

一直以来,光明村棉农的棉花基本上都是送到光明轧花厂,轧花厂将棉花生产成皮棉卖出去,然后将棉农的棉款付清。2010年,棉花的价格一路上扬,为了囤价,村民们迟迟没有将棉花送到轧花厂。

收不到棉花,轧花厂就会面临停工,而棉价又一直在上涨,停工意味着收益减少。无奈之下,张春生只好跟村里的棉农商量好,以每斤6.5元为保底价收购棉花,一旦棉价上涨,轧花厂还会将差价补给棉农。至此,棉花才源源不断地被送到了轧花厂。

谁也没料到,在张春生收完棉花之后,棉价又开始大跌,轧花厂顿时陷入困境,生产的皮棉卖不出去,而棉价又一直在跌。

仓储下来的皮棉直到2011年9月份才以每斤3块多卖出去,一下损失了几百万,所以很多棉款都没有付清。

亏损的并不只有张春生的光明轧花厂,拖欠棉农棉款的也不只他们。基本上每个轧花厂都欠了棉款张春生说,棉船镇有六七家小型轧花厂,欠了几千万元的棉款。

我们已经跟棉农商量好了,以每斤4元的价格给他们打了欠条。张春生说,今年他们会将棉款还清。

现在的行情一年比一年差,棉船中小型轧花厂基本都关了门,我们这些老板都改行成了棉贩子。

种一年棉,不如打一年工

看着张春生打的欠条,王先才显得颇为无奈,4元钱一斤,每斤我们就少了2.5元的收益,不过总强过不给我们。

据王先才介绍,其实棉价高的时候,张春生已经卖出去了一些,也给了棉农一部分钱,剩下的都装进了他自己的口袋。棉价降低以后,轧花厂的棉花卖不出去了,最后只能低价卖出,而剩余棉款则一直没有付清。

现在他们说亏了,所以就只能以4元一斤的价格还钱给我们,那他们赚的那些钱,都进了他们的口袋。4元一斤,我们的种植成本都赚不回,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吃亏吗?当时我们肯定能以6.5一斤卖出去。王先才说。

那么到底以多少钱卖出棉花,棉农才能保本呢?王先才算了一笔账,收成好的话一亩地能收500斤棉花,按照今年的棉价4.08元一斤,一亩地的收入大概有2000元,成本则需要1000多元,这还不包括人工成本。

如果像今年一样收成比较差,每亩地只能收到300多斤棉花,那就基本上没有什么赚的了。王先才说,村里很多人都有抛荒的念头。

种了一年的地还不如出去随便找点事情做。

只要肯种,肯定亏不了

价格上不去,棉农种棉积极性下降,作为占有彭泽县五分之一的棉花大镇,棉船镇的棉农该何去何从?

彭泽县棉花协会副会长暨雷鸣棉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的徐雷鸣看得一清二楚。他说,2010年彭泽县棉花亏损2亿元左右,而棉船镇的棉企亏损也达千万元。如果按保底价6.5元/斤卖出去,棉商就要亏本,所以只能等。徐雷鸣介绍,棉价的疯涨狂跌让许多棉商惊慌失措,为了减少损失,2011年上半年,棉商只好将囤积的棉花卖出去,而其中的亏损每吨达1万多元。

每天每吨涨1000多元时卖了心疼,最高涨到30000元/吨时又不敢卖,等到想卖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2010年,对于彭泽县的棉企来说是真正体现实力的时刻。如果能挺过去就能继续生存,反之则倒闭。

2011年开始,彭泽县大大小小30多家扎花厂已经举步维艰,而作为产棉大镇的棉船镇扎花厂从原来的十家转眼间只剩下一家。

徐雷鸣说,现在彭泽县除了13家大型扎花企业,其他的基本都停产了,今年的价格是4.25元/斤,比较合理,但扎花厂如果按4.25元/斤左右的价格收购肯定是赚不了钱。所以许多扎花厂老板只好转做棉贩。

虽然棉花加工企业减少了,但竞争依然很激烈。徐雷鸣介绍,彭泽县一年的棉花加工能力为7~8万吨,但实际产量仅3万吨左右,一半的产量都没有,所以很多人都会抬高价格,收购棉花。

对于棉农抛荒的想法,徐雷鸣则表示不认同。他认为,就目前的棉花市场来看,价格还算比较正常。我不排除有人想抛荒的可能,但这只是个例,即使在去年那样恶劣的行情下,棉船镇都没有出现抛荒的现象,而在今年比较正常的价位下,就更不会出现大批抛荒的情况,只要种了,就肯定不会亏本。(记者 汪良红 梅俊)

如何正确判断银屑病症状呢

【重庆东大肛肠医院】秋季别让肛肠继续亮红灯

痔疮怎么办重庆东大肛肠医院帮你摆脱痔疮困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