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切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斜切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媒中国通过供养西方迅速暴富

发布时间:2021-01-25 10:06:34 阅读: 来源:斜切锯厂家

外媒:中国通过供养西方迅速“暴富”

据外媒报道称,在全球化的“大锅饭”中,勤劳的中国通过供养西方迅速“暴富”:西方得到了享受,中国得到了钞票或者债券。  从地球掘出的暴富,地球上的一切足以满足每个人的需要,却不足以填满每个人的欲望。

人类真正的历史与其说是政治史,不如说是经济史。如果对人类历史进行简单归纳,大体可以分为植物时代和矿物时代。  在矿物时代之前的几千年里,人类始终挣扎在温饱边缘,有限的植物资源使战争和饥荒周而复始的出现,这就是所谓“马尔萨斯陷阱”。但矿物时代颠覆了贫穷的传统。在短短一代人的时间内,一个前现代的贫穷中国就变成一个后现代的富裕中国,父辈们的奢侈品已经成为我们的必需品。这无疑是一场财富的革命。  仅仅30多年前,大多数中国人依然过着极其贫穷的生活。这种贫穷其实已经持续了几千年。至少从进入农耕时代之后,人类几乎都如此贫穷。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所谓贫穷,首先是衣食住行等生活必需品的极度匮乏。比如食物非常单调,仅够勉强果腹,大多数人都营养不良。人力是主要动力来源;即使去很远的地方,往往也只能依靠步行。很多人没有可以可换洗的衣服,甚至没有鞋子和袜子。户户家徒四壁。因为没有家具,以至于大多数人都不会坐,而是习惯蹲在地上。  植物时代也可以说是农业时代,人类几乎所有的财富和必需品都无一例外地来自植物。食物是土地上生长的庄稼(粮食),肉食是对粮食的转化;衣物来自棉麻织物,丝绸同样需要桑叶喂养丝蚕;房屋家具来自树木;加工食物和取暖用的燃料同样来自秸秆树木等植物。可以说,与所有动物一样,人所需要的一切都必须依赖土地上一枯一荣的植物生长。太阳光合作用的植物产出决定了可养活的人口数量。  从瓦特蒸汽机开启工业革命之后,西方世界率先走出了植物时代,但直到200年后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基本仍然停留在植物时代,一切物质几乎都依赖土地上植物的生长:食物、木材、棉花、燃料……为了保证每个人的“糊口”问题,中国所有的土地都被种上了庄稼(“以粮为纲”),实在不能耕种的土地也种上了各种可用作建材或燃料的植物。不要说水果,就连蔬菜也奇缺,大多数人只能吃野菜或咸菜。对一个将近10亿人口的中国来说,极其有限的植物生产只能使贫穷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对当时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玻璃、铁器、煤炭、水泥、纸张、塑料都是珍稀之物。窑洞和茅屋是最普遍的民居方式,简陋的木格窗只有新年才能糊上一张完整透亮的白纸。玻璃被装上普通人家的窗户只是近30年的事情;在此之前,一面玻璃镜子是新娘最重要的嫁妆。在那个公鸡报时的年代,很多人没有见过卫生纸肥皂,更不用说抽水马桶;除过太阳和月亮,几乎没有别的照明方式,煤油和蜡烛是难得的奢侈品。对一些人来说,或许手电筒算得上是唯一的电器,人力驱动的自行车和架子车可算得上是“价值连城”。  改革开放最大的变化是观念:承认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承认中国人是人类的一部分。当中国融入全球化经济大潮时,中国很快就走出了持续数千年的植物时代,全面进入矿物时代。这一过程仅仅用了一代人的时间:上一辈人还是以步行来移动,这一辈人就已经通过汽车和飞机来移动。  与植物时代相比,矿物时代的物质财富生产基本都摆脱了对植物的依赖,而主要来自地下矿物质;这种产出不再受到植物生长所必需的阳光的限制,因此它几乎是无限的。人类所拥有的财富突然之间被放大了无数倍。  矿物时代最典型的物质就是石油、煤炭和钢铁。30年时间,中国的石油、煤炭和钢铁消耗翻了数十倍,彻底改写了中国人的生活和中国的面貌。对当代中国人来说,食物、衣物、建筑、家具、设备、燃料等各种生活必需品几乎都来自矿物质,而不再是来自植物。  虽然粮食仍然来自土地上的庄稼,但化肥、灌溉和农药使粮食的产量远远超出植物时代,石油驱动的农业机械使粮食生产成本大大降低,各种添加剂和化工药物也使肉类食物更加容易生产和保存。现代人们仅在衣和食方面保留了对植物时代的一些传统,在住、行、器、用方面基本摆脱了对植物的依赖。  对一个当代人来说,他完全生活在一个矿石物质里:化肥催生的粮食、钢筋水泥的房屋、钢铁海绵的汽车、塑钢家具、耐磨保暖的化纤衣物、方便的化石燃料……廉价的矿物时代造就了前所未有的物质过剩,自动化机器的普遍使用几乎消灭了劳动与工作,人成为一种坐享其成的“消费动物”。在全球化的“大锅饭”中,勤劳的中国通过供养西方迅速“暴富”:西方得到了享受,中国得到了钞票或者债券。  如果说植物时代人们只能得到大自然的利息,那么进入矿物时代后,人们则拿到了大自然的本金。“我们不只是继承了祖辈的地球,而且借用了儿孙的地球。”经历数百亿年才形成的地矿资源被当代人一朝之间神奇地打开了。这就如同一个人从祖上就积攒财富,历经无数代终于攒下一笔巨额家产,然后被这个人突然挖开了。以前他只能靠自己的力气养家糊口,而现在他一个下午就要把这笔“飞来的横财”花光……因此,我们大可以想象这个人是多么的“富裕”。  从历史看,我们当下的富裕是如此不可思议,甚至连古代帝王都不一定能享受到我们视为平常的物质生活。更不可思议的是,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30年间。30年前,人们最奢侈的理想还是吃上一口饱饭、穿上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有一间不漏雨的房子……30年后,人们将满桌的饭菜倒进垃圾桶,衣柜里堆满从未穿过的新衣,无人居住的新房随处可见……  如果用数据来说,1979年,占中国人口80%以上的农民群体人均存款不足10元,而安徽凤阳县每个农民平均存款只有0.5元;2009年,中国成为全球储蓄最高的国家,人均存款超万元,而黑领云集的北京人均存款将近10万。虽然有极其可怕的通货膨胀和贫富差距,但30年增长了1000倍,这是一个无可质疑的事实。从1979年到2009年,中国GDP增长了将近100倍,人民币总量增加了700多倍。这种高达百倍的物质激增只能用“暴富”来形容。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化肥、钢材、水泥的生产国和消费国。过去20年中,中国的钢铁、水泥、塑料和化学纤维产量分别提高了5倍、10倍、19倍和30倍。作为矿物时代的标志物,中国的汽车数量在不到30年里增长了10000倍。1978年,中国千人汽车拥有量名列世界倒数第一;1985年中国汽车保有量不足2万辆,如今汽车总数超过2亿辆,中国已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凭心而论,这种“暴富”是“技术”的结果,因为我们掘开了地球。位于黄土高原不毛之地的神木堪称这种“暴富革命”的典型标本。仅仅几年前还是“国家级贫困县”的神木,因为地下埋藏的“黑金”,一夜之间成为“中国首富”。  虽然比起西方国家来,中国仍然是一个“穷国”,但这中国人的暴富并不矛盾。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的中国一样有这么多一夜暴富的“暴发户”和“败家子”--野蛮、贪婪、粗鄙、无耻、恶俗、低智。事实上,整个中国社会都弥漫着一种“小人乍富”的疯狂与迷茫,如同一个突然中了头彩的穷光蛋,一时之间手足无措忘乎所以。  在欲望和金钱面前,人的想象力总显得如此贫乏。虽然我们所拥有的物质财富是30年前父辈们的几十倍上百倍,但我们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并没有提高太多。  良田万顷,日食三升;大厦千间,夜眠八尺。人的需求是有限的,但人的欲求却永无止境。大量生产带来的丰裕与过剩已经成为矿物时代的基本状态,一方面人们从满足需要走向满足欲望,炫耀和囤积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另一方面,产能过剩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和失业危机。财富在放大富人荣誉感的同时,也加深了穷人的罪恶感,从而破坏人与人之间的认同与信任,导致整个社会的幸福感缺乏。  在活着的问题解决之后,活法就成为最大的难题。你幸福吗?你缺什么?这是当下最流行的“慰问”。在“拆哪”面前,人类延续数千年的物质传承习惯已经崩溃,一次性成为矿物时代最典型的生活方式。  人是一种健忘的动物。面对历史丰厚的馈赠,我们只是此时此刻的即时存在。在一个浮躁浅薄的暴富时代,我们不仅失去了关于历史的自省与谦卑,也失去了关于未来的担当与想象。  正如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的盛世危言:“我们拥有的财富史无前例,我们从中所得之少也史无前例。……人们正在过剩的丰裕中死去!”

八国主导世界经济基本格局  全球公司利润在飙升,意味着全球经济特别是在企业层面已经走出阴影  今年入围世界500强的企业里,上榜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依次是:美国128家、中国100家、日本57家、法国31家、德国28家、英国27家、韩国17家、瑞士13家。美中占据着榜单的半壁江山。这八家上榜企业数量最多的八个国家,同时也是在GDP世界排名中最靠前的八个国家,主导着世界经济的基本格局。  同时,2014年财富500强最引人瞩目的变化是公司利润飙升,利润总计达到19562亿美元,比2013年的15408亿美元增加了27%。  美日入围数量持续下滑欧盟诸国维持稳定  与中国企业的快速增长相比,美国上榜公司数量在连续10年下滑后,再次减少4家,共有128家企业上榜(从数量上看,中美两国上榜公司的数量差距正在进一步缩小)。虽然上榜数量有所下滑,但是总体来看,美国经济在2013年保持温和复苏态势,本次上榜的500家公司总收入为12.15万亿美元,较上一年增长了0.76%,整体盈利能力大幅提升,总利润上升了32%,达到1.08万亿美元。  再来看美国500强“金字塔尖”的公司。前三名的位次保持不变,沃尔玛以4762.9亿美元的收入成功卫冕榜首,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分列第二、第三位。伯克希尔-哈撒韦和苹果公司的排名都上升一位,今年分别排在第四、第五位。  日本入围企业持续减少, 日本是继去年成为落榜企业最多的国家之后,再获“殊荣”,上榜企业减少5家。  1995年,日本上榜企业的收入占500强总收入的比例达到了37%,名列第一。美国的比例为29%,列第二位。当年,中国上榜企业占500强总收入的比例仅为0.4%,在今年则占到了17%,比1995年增长了40多倍。与之相反,今年美国上榜企业占500强总收入的比例降到了25.6%,日本的比例则降到了11.4%。  欧盟诸国入围数量保持相对稳定,今年进榜的欧洲企业共150家,同样低于去年的151家。英、法、德三国的企业数量之和也从往年的87家下滑到了86家。三强的企业数量总体上差距不大,基本都保持在30家左右。在世界500强中,今年德国企业所占数量比去年减少了1家,法国与英国则与去年持平。  在财富500强排名,前100位中,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它两家石油公司挣得三个席位,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排名第186位,比去年228上升42位,在500强总排名中,俄罗斯企业占据8家。而与中国人口和经济状况相似的印度,入围企业8家,其中入围100强的1家,为印度石油公司,印度入围500强榜单的公司共7家,与去年相同。  银行石油很抢眼苹果依然不及三星  据统计,在这次公布的世界500强名单中,商业储蓄行业共有55家公司上榜,依然是500强密度最高的行业;第二大行业是炼油业,共有40家上榜公司。相比之下,炼油企业在榜单前十名中表现更为抢眼,共有包括中国的中石化和中石油在内的5家公司进入前十强,其中第二位到第六位均为石油公司。俄罗斯入围企业大部分都是石油类公司。美国、日本、韩国的入围企业基本都在零售、电子、互联网、现代制造业等高科技领域。  除中石化排名比去年上升一位、首次进入三甲外,去年排名第三的埃克森美孚这次跌至第五位。零售巨头沃尔玛以4763亿美元收入升至第一位,而壳牌今年收入为4596亿美元,较上年下降4.6%,居第二位。  入围企业中,沃达丰公司利润达到941.32亿美元,增幅高达惊人的13794.5%。沃达丰公司是英国第一大电信运营商,今年,更多的电信企业实现利润的增长。利润下滑的企业数量减少为5家,而去年的榜单中有8家电信企业利润下滑。在《财富》杂志统计的2014年世界500强排名提升最多的前20名公司中,日本的软银公司名列第二,比去年排名上升了122名,获得电信行业排名增幅最大的公司殊荣。今年入围500强的电信业公司共19家。  热点公司苹果依然不及三星,苹果公司在此次排名中,位居第15位,而三星电子排名第13。虽然苹果公司较去年财富排名上升4位,去年位列第19名,三星电子去年位列第14名,但三星电子的营业收入2089亿美元,利润272亿美元,销售利润率13%;苹果公司1709亿美元,利润370亿美元,销售利润率近22%。苹果公司销售利润率明显高于三星电子。尽管苹果公司利润比上年减少了11%,但这个数字在世界500强中依然可以排第五。这和苹果公司走高端路线,三星公司广泛撒网的方案基本吻合。  但总体看,全球公司利润在飙升,《财富》评论称,这种飙升的情况意味着全球经济特别是在企业层面已经走出阴影。利润急剧增加使得全球企业投资欲望加强。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今年头6个月,全球并购交易总额达到1.75万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5%,为2007年以来最高水平。  美国500强公司利润总计10803亿美元,同比增加31.7%。入围500强的美国128家公司,7987亿美元,占据500强利润的40%。(中国企业报)

哈继铭:把握中国转型中的全球化投资机会  “尽管过去几个月中国政府一系列微刺激政策的推出使得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速度略有回升,但经济结构调整,即所谓的经济再平衡还有待于进一步实现。”  由CFA协会和第一财经共同主办的“中国投资峰会”将于8月2日在上海举行,世界级的专家和经济学界领袖将会在峰会上分享他们对国际经济局势的洞见、对投资战略的前瞻性思考,和对最新投资管理实践的深入反思。近日,其中一位会议演讲嘉宾——高盛投资管理部中国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博士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在哈继铭看来,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会涌现出很多投资机会,建议投资者需要有一个全球化的投资视野。  微刺激显效  短期来看,经济增长企稳对稳定市场及投资者的信心起到了正面作用,市场情绪已较一季度明显改善。但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风险犹存。  哈继铭指出,不同的领域仍面临“冷热不均”,房地产市场依然疲软。“价格还在下跌,交易量也在下降,而房地产投资时间上要滞后于房地产交易,销售下降意味着未来一到两个季度房地产投资依然疲软,与此同时,和房地产相关的领域也会受到拖累,如建材水泥、家具家电、装修材料等。”  同时,近段时间消费增长速度由于廉政措施的实施而下降,尤其是奢侈品和高档服务业;尽管下半年欧美经济的进一步复苏有利于中国的出口,但出口整体增长的目标也很有挑战。  “上半年中国在保增长方面下了不少工夫,下半年可能将更多精力投入促改革。”哈继铭表示,社会融资总量和货币供应的增长对稳定经济增长起到了积极作用,但长期而言,这种扩张或隐藏着金融风险。  货币政策方面,哈继铭认为如果经济出现进一步下滑风险,央行可能还会推出短期流动性支持政策,来保证7.5%的增速水平。不过目前来看,没有全面降准的必要性,因为此前两次的定向降准已使得货币反弹,且社会融资增长也到了相当高的程度。  此外,在谈到人民币汇率时,哈继铭认为未来一两年内人民币会呈双向波动可能略有升值,主要是因为中国有外贸顺差,尽管其占GDP比重有所下降。  “不过,中国货币购买力和出口竞争力的长期下降趋势成为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两大重要因素,长期来看,我认为人民币没有升值的空间,”哈继铭强调。  欧美股市仍具投资价值   基于对汇率走势的判断,哈继铭建议投资者需注重把握境外的投资机会,特别是欧洲和美国市场。“人民币中长期存在一定的贬值风险,如果所有的资金都放在人民币这个篮子里,可能不利于中长期风险规避。”  结合欧洲当前逐步复苏的经济形势以及股市估值水平并不高的情况来看,哈继铭认为欧洲市场具有投资价值。对于具体投资标的,他表示看好欧洲50指数,其涵盖很多大型跨国企业,这些企业不仅估值合理,现金流较好,一些公司还与中国当前的富裕群体壮大带来的消费机会相吻合。  另外,尽管美国股市已经很不便宜,但哈继铭认为美国当前的宏观环境更加有利于股市上涨。“失业率依然较高,通胀几乎没有压力,美国经济复苏的成果中劳动力回报很难多分一杯羹,多半会被资本回报所吸收。”  “我们预期明年三季度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加息后美股不会应声走熊。”而除了对大市整体持乐观态度,哈继铭还表示看好美国股市某些领域的投资价值,如科技板块以及大型金融企业。   而在中国,转型亦会涌现出很多的投资机会。哈继铭表示,过去二十年依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的投资策略比较注重“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这个领域,而未来转向消费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下,投资者应更加关注“为中国制造(Made for China)”的一些投资潜力。具体而言,商品消费领域涉及农产品和中高档消费品行业;服务消费领域,包括健康医疗保健、文化娱乐、旅游休闲以及电讯互联网行业;此外还有环保领域。“随着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进一步深化,这些领域的上市公司也会增加。同样也会让PE、VC等投资者寻觅到一些早期的投资机会。”哈继铭指出。(第一财经日报)

北京西装厂家

天津冲锋衣订做价格

棉服订做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