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切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斜切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失散90余年的皿方罍将回家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47:34 阅读: 来源:斜切锯厂家

北京时间三月二十日凌晨,从美国纽约传来好消息,湖南省博物馆与佳士得拍卖公司洽购成功,盖身分离、被誉为“商周铜罍之王”的青铜器——皿方罍器身即将回归故里,身首合璧。这实在是一件值得庆贺的文化盛事。这件罕见的商周之际的青铜重器,被发现至今九十余年,经历了盖身分离,器身辗转流离、屡被拍卖的悲喜剧,让我们一起重温一下这件国宝的传奇故事——

皿方罍盖

2005年5月15日,日本爱知世博会期间,一位盛装日本女士在观赏展出的皿方罍

分离

皿方罍身被数次转卖

爱好青铜器的读者肯定还记得,改扩建前,走进湖南省博物馆,就可以在其“湖南商周青铜器陈列”专题展厅中的第一个独立展柜里看到一件精美的青铜器盖。它就是皿方罍盖。它那雄伟的造型、精美的纹饰、黑亮的颜色、清晰的铭文以及威严的气质,吸引着无数游客。可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精美的盖子只是3000多年前一件商朝重器皿方罍的一部分,它的器身却一直流落国外,并成为天价宝贝。

关于皿方罍颠沛流离的经历,上世纪50年代初,一位收藏过该器的国民党军官周磐写的交代材料上有详细记载。著名考古学家、原湖南省博物馆馆长高至喜曾亲眼看过这份材料。

周磐交代,1922年,皿方罍在湖南省桃源县西北部的漆家河被发现,随后被一石姓湖北商人得知,石某找到该器下落,并以400块大洋成交。主人大儿子回家得知一件这样的铜器居然可以卖到如此高价,就取下盖子请教当地一个小学的钟姓校长,钟校长一看器盖的造型和纹饰,觉得这绝非一般古物,当即拿出800块大洋购买此器,主人儿子欢呼雀跃,决定拿来器身,卖给钟校长。石某一看到手的鸭子快飞了,抱着器身就逃跑了。石某这一逃,竟让皿方罍身从此离开了家乡,像被拐卖的孩子一样,辗转流徙、行踪飘忽。

当年,为找回皿方罍身,获得全器,钟校长曾请桃源驻军团长周磐缉拿石某,未果。数月后,石某居然联系周团长要购买器盖,并且许诺愿以四五万银元高价购买器盖,而且,事成之后,再给三万酬劳。但不仅求而无果,反而惊动了政府。石某害怕夜长梦多,很快便以100万大洋的高价将方罍器身卖给了上海的大古玩家李文卿和马长生。李、马二人知道此器非同小可,而“追缴”皿方罍之令已出,也怕惹祸上身,10天后就将皿方罍身以80万美金卖给了英国商人、收藏家巴尔(A·W·Bahr)。于是,巴尔成了方罍器身的第一个真正的收藏者。关于这一点,据说在纽约佳士得的拍卖档案里有清晰的记载。后来,方罍器身转手到日本收藏家新田手中。2001年3月20日,方罍器身在美国佳士得中国艺术品拍卖会上以924万多美元成交,据报道,购买者为一法国人。

不幸中的一点安慰是,器盖一直留在国内。

追踪

档案泄露器盖流传细节

据高至喜先生回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他在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处理一批档案时,无意中从这批待处理的档案中,发现有周磬于解放初写的有关皿方罍发现及流转离散经过的交代材料,觉得有用,就留了下来。这份交代材料至今留在湖南省博物馆。

周磐在交代材料中说,石某走后,周磐赶去常德向师长贺耀祖作了汇报,贺耀祖迅速派兵到钟校长家搜寻方罍盖,但无功而返。钟校长没想到军方会如此兴师动众,唯恐再持有方罍盖会惹来杀身之祸,于是又一次找到周磐,表示愿将方罍盖捐献给国家,但求资助兴学。周磐从贺耀祖的行动中更加明白了方罍盖的价值,不由起了私心,想将方罍盖据为己有,当即支付给钟校长5000块银元帮他办学,并开出期票5000元,从钟校长手中获得罍盖私自藏了起来。此事闹大后,北洋政府曾下令追缴,湖南的赵恒惕也开始了追缴行动,但未如愿,后来北伐战争爆发,此事也就不了了之。蒋介石逃往台湾后,周磐跟随宋希濂逃到大西南,1950年在昆明被俘。1952年,周磐向政府写了一份“补充坦白材料”,主动交代了皿方罍出土和流转离散的详细经过,并献出方罍盖,以期“立功赎罪”。

1952年4月,湖南省人民政府将器盖转交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1956年,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将其移交给新成立的湖南省博物馆。

方罍盖来自何方?是何神物?当时省博无人知道,更不知它还有器身流落在外。负责青铜器研究的高至喜先生经过对器物的反复释读、考察研究,推测该方罍为商朝晚期铸造,是殷商的高级贵族之一皿氏家族的器物,中原商朝人南迁时带入湖南。但直到十年后发现周磐的“交代材料”,才知道方罍盖的传奇身世,也才知道它和方罍身分离已多年,方罍身早已去向不明。1964年,高至喜综合自己对皿方罍的研究,在《湖南省文物图录》上刊发了方罍盖的材料。

合璧

多次失之交臂即将梦想成真

据说,皿方罍器身辗转国外后,有幸一睹其尊容的中国人不会超过十个,湖南人见过的也许就3个人,巧合的是,这3个人先后都担任了湖南省博物馆馆长。

方罍器身的藏身之处何在,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尚无人知晓。1989年,高至喜在《中国文物报》上撰文记述了皿方罍曲折传奇的故事。也许,在他的内心,渴望有奇迹发生。

没想到奇迹来得如此之快。也就是在这一年,访日归来的上海市博物馆馆长、著名青铜器研究专家马承源先生带来的消息,重新点燃了高至喜和他的同仁们心中的梦想之火。

青铜器研究专家、省博物馆原馆长熊传薪告诉记者,1989年,马承源先生出访日本时,在日本籍(台湾人)朋友新田栋一家里惊见皿方罍器身,一回到上海,立即打电话告诉了他,他放下电话,来到馆长办公室,将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了时任馆长高至喜。

方罍身失踪60多年后,终于有了下落!这是不是意味着盖身重聚不再只是期待?

此时,在马承源先生的努力下,湖南省博物馆和日本的收藏家新田就方罍之事进行了多次沟通。1992年,80岁的新田来到湖南省博物馆,见到了方罍盖的威容。他将自己特地带来的方罍器身的彩色照片,从尺寸、造型、纹饰、颜色以及铸造工艺等各个方面,与湖南省博物馆的方罍器盖图片、实物进行了仔仔细细的对比研究,认为确实是一器无疑。看到自己视为珍宝的方罍还有一个盖子,新田当即表示了让方罍身盖合一配成全器的愿望。高至喜告诉记者,新田愿意出资50万美金给湖南省博物馆捐建一座大楼用作精良的陈列室,外加捐赠一件西周初期的精美方形器盖以换取皿方罍盖。但中国的文物部门只希望方罍身回归它的故土,想买回器身,双方没谈妥。

1994年4月,新田向湖南省博物馆发出了邀请,请他们去日本东京对实物进行考察并进一步商谈转让方罍盖之事。熊传薪(时任馆长)、高至喜(已退休)以及陈建明(湖南省博物馆现任馆长,当时是省文物局领导)一起飞抵日本。三位湖南老乡、先后馆长有幸同时成为自上个世纪20年代方罍盖身分离72年以后亲眼见过方罍身与盖的前5人中的3人——前两人是马承源和新田。

高至喜说,在新田家,我们发现方罍器身形制、铜质及颜色与省博的盖子完全相同,可以肯定是同一家族的,但是不是就是一体的,因为没有进行实物套合,也不敢完全肯定。

熊传薪告诉记者,从日本回来后,省博物馆和新田进行了多次协调,都没有结果。我们想将器身弄回来,新田却依然想将盖子搞过去。不过,在马承源先生的努力下,1995年,器身和器盖准备同时运到上海市博物馆展览并期待器身合一。

“方罍盖到过上海,当时马先生想让新田把方罍器身拿来,看盖和身是否相合,但后来新田没把器身送来。”正在美国考察的上海市博物馆青铜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周亚说。由此,方罍错过了一次盖身合璧的机会。

2005年5月,日本爱知世博会期间,方罍盖作为参展展品在名古屋展览达一个月之久。遗憾的是,方罍身已于2001年被一位法国藏家以924万多美元买走。

得知皿方罍此次在佳士得要再次被拍。湖南省博物馆15日致函佳士得;17日,现任馆长陈建明、前任馆长熊传薪于起拍前也亲赴纽约,和佳士得商谈洽购之事。

铸石制品

制鞋成型机价格

高尔夫球箱

荧光增白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