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切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斜切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工也有天赋的尊严【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6:53:59 阅读: 来源:斜切锯厂家

今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迎着初升的朝阳,习惯性地阅读着新一天的江南时报。看到《撇下孩子不是因为我们心狠》这个标题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心酸,当我读完文章后,已经是泪眼模糊,说句心里话,已经很久没有被什么东西感动了。

坐在办公桌前,我想起了《生存之民工》的片尾曲:哎呀我说命运那\是否每天忙碌只为一顿饭\是否幻想里只有绫罗绸缎\是否爱人的爱成了一个半儿\是否半夜里心痒痒直蹭炕沿儿\\日子一天天不会总是阳光灿烂\岁月收获的一年年比醋还酸\幸福像是在天上磨磨几几不下凡\花花绿绿的危险时刻就在你身边儿……其实,这首歌道出的不仅仅是农民工的生存状况和精神追求,更是很多底层人的生活写照,这里面也包括不少异乡人的真实生活。正因为他们在社会现实中遭遇到一系列不公的待遇,才让这一本不该成为问题的问题进入公众的视野,也正因为如此,才唤起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农民工兄弟的命运与待遇。

有的在为该叫他们“民工”还是“农民工”而为争论不休。有人认为,“民工”实际上是“农民工”的简称。从社会分工角度来看,农民本来是一种职业,然而中国农民自古以来就带有身份的色彩,古代“四民”、“士农工商”就不仅是职业区分,也带有身份认同,不过那时因为“农”可以向“士”阶层流动而不受特别歧视罢了。甚至还有人替农民工兄弟代言:“我们来自农村,在城市、在工厂打工。我们不喜欢城里人叫我们‘民工’,更反感报纸、杂志、广播、电视把我们叫做‘民工’。还有什么‘打工仔’、‘外来妹’、‘外来工’、‘外来人口’、‘流动人口’之类称呼,也多少带有歧视的意味。至于‘三无人员’、‘盲流’的称呼,则更是对我们人格的严重侮辱。”基本上都认为,相对于“农民工”而言,“民工”带有歧视性。

有人在为农民工争取天赋的生命尊严而四处呐喊不停。众多评论家都声称:“在我们的文化里,人格或者尊严这样的概念,在以前是没有的,类似的东西只有‘面子’。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对人权的理解依然有些茫然,我们似乎不知道,即使再卑微的人,也一样是有人格和尊严的,而且要尊重人家的人格和尊严。民工怎么了,也是人,也有尊严,他们背井离乡,只是想通过自身的努力来改变自己及下一代的生活。”这些让人看起来好像生命的尊严是别人赐与的,而不是与生俱来的。

尽管,我为这些关注所感染,为这些努力所感动,为这些改变所兴奋。但是,当我看到现实中的不和谐场景时,心中升起一种淡淡地凄凉。当我看到那个每天在我上班的路上不停地磕着头的男人时,当我看到那个在最繁华街头的寒风中拦路讨钱的小女孩时,当我看到报纸上那些齐刷刷跪在工地上恳请包工头发放工钱以便回家过年的图片时,当我看到“禁止民工上公共厕所”的新闻时,我才感到仅仅为农民工的“称呼”和“尊严”呼吁是远远不够的。鲁迅先生有一段话说得好:“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苟有阻碍这前途者,无论是古是今,是人是鬼,是《三坟》《五典》、百宋千元、天球河图、金人玉佛、祖传丸散、秘制膏丹,全都踏倒他。”试想,当还有不少农民工兄弟还在为温饱而犯愁的时候,我们去计较这些形而上的东西,必定有隔靴搔痒之嫌,远没有帮他们多讨些工钱,帮他们解决分居的问题更受欢迎。

关注农民工问题,关心农民工待遇,前提只有一个,就是先把他们放在和我们一样的位置———而不再是把它们作为一个群体,或者一个符号。我认为问题的核心并不是怎样称呼他们,也不是该怎样给他们尊严,而是如何从制度安排上给农民工兄弟应有的、不打折扣的国民待遇———和城市的人们一样,可享受同等的教育、就业和社会保障,并有力地执行好这个政策。

我们结婚了150725夜光下共舞孔升妍向李宗泫要亲亲苏云

湘财祈年白糖趋稳新一轮上涨行情值得期待付佳明

新房怎样装修好呢新房装修设计要点是什么电机节电器

新年伊始有色金属宏观环境如何脱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