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切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斜切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办世界杯是赔是赚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7:05 阅读: 来源:斜切锯厂家

盛大赛会助推主办国经济,似乎是确凿结论。

1950年巴西第一次主办世界杯,当时这被视为巴西发展中的战略性事件,尤其有利于资本、钢铁、冶金和建筑商品的相关部门。

巴西周边亦有受益于大型赛事的例子,比如墨西哥1970年和1986年的世界杯,阿根廷1978年的世界杯,智利1962年的世界杯。

历史上,许多国家将大型体育赛事作为基于凯恩斯主义的发展经济的反周期战略。

2007年,当巴西获得世界杯主办权时,当局就渲染世界杯将创造就业、加快基础设施投资、吸引兜里揣满了美元的游客。

巴西体育部大型赛事顾问约尔·贝宁对BBC说:“世界杯是我们推进地方、国家两个层面社会经济发展的历史性机遇。”“将创造价值360万雷亚尔(约合990万元人民币)的工作机会,还将在经济领域留下重要遗产。”

最近几周,一些分析家警告说,世界杯可能会让人们的厚望落空,它不会产生有意义的经济价值,无论长期还是短期。

算不清的出入账

为巴西世界杯和筹备中的奥运会算一笔支出账不容易。

权威的《圣保罗页报》也出了错。2014年4月17日凌晨,该报网站称里约奥运会的支出“已超”2012年伦敦奥运会,傍晚即更正称“已接近”。

截至该报道刊发当日,里约奥组委公布的支出为367亿雷亚尔,这个数字将在赛事结束前持续爬升,超越伦敦势在必然。

2009年,里约从竞争城市中胜出取得奥运会主办权时,预算为289亿雷亚尔(相当于2014年的381亿雷亚尔)。其实,关于里约奥运预算及已支出款项的数字有多种说法,如280亿∽360亿、288亿∽375亿等,但都相差不大。

里约奥运会的总预算主要投向三个方面:

第一部分约70亿雷亚尔,负责参赛队的交通及体育器材费用;

第二部分称为“责任矩阵”,是指对奥运设施的投入。目前预计56亿雷亚尔,41.8亿来自采用政府-私人合作模式(PPPs);

第三部分,公共政策计划,称为“遗产”。其中有27项基建工程因为奥运会的缘故,需要提前完工或扩大规模,比如里约港、地铁4号线和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由联邦、州和市三级政府投资。总额240亿中43%来自民营企业。

对里约市政府而言,要负责总值143亿雷亚尔的14个工程,包括若昂·阿维兰热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投资翻倍,奥运交通以及西区卫生。

世界杯的投入各方估计差距很大,官方公布的是256亿雷亚尔。

收入账就更难算了。

穆迪投资评级机构与资本经济公司最近的两份报告显示,潜在旅游消费及与赛事相关的基础设施投资,对GDP的贡献很小。

“无论是直接的经济影响还是后续效应,世界杯的表现都会很弱。”资本经济公司的新兴市场首席经济学家尼尔·谢林说,“机场、交通网和市政基础设施的投资不足GDP的0.5%,不会缓解巴西经济的结构性瓶颈。”

“政府将世界杯作为改良经济结构的药方。但是世界杯本质上是一个节日。基础设施是为了巴西的可持续发展,很早就该建的,不应该与世界杯捆绑在一起。最终,政府画了一个实现不了的经济愿景。”联合国的世界杯顾问、热图利奥·瓦加斯基金会教授佩德罗·特伦格罗斯表示。

政府倾向于夸大世界杯收益

也有一些政府乐于援引乐观调查。

2010年,巴西体育部委托2014年世界杯咨询联盟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世界杯的经济效应约为1832亿雷亚尔,效应将持续至2019年。

同年,安永与热图利奥·瓦加斯基金会的一项合作调研得出类似结果。“本届世界杯将在投资领域产生惊人的连锁效应。”该报告称,“经济腾飞像滚雪球,直接用于赛事的投资可被放大五倍,还将影响多个行业。”

然而,另一些研究认为,这些预测高估了形势。

比如,坎比纳斯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马塞洛·普罗尼认为,最初的预测中没有考虑近几年的经济衰退——这会在诸如世界杯接待区中抑制投资。

汉堡大学的沃尔夫冈·马恩尼格研究世界杯与奥运会的经济效应已有数年,他对政府所提供的数字相当怀疑。“对创造的就业机会以及收入进行虚增估计,司空见惯,因为政府要证明其对体育场馆和体育设施的投资是合理的。”

通过对许多世界杯、奥运会主办国的分析,这位学者并未发现大型赛事能带来显著的经济效应。“世界杯能带给人民的具体福利就是快乐,但仅此而已。新创造的就业岗位往往是暂时的,很难预测如果我们将投资于体育场的钱投在其他地方,是否收益更好。”

静候&ldquo心理健康知识;蜂聚效应”

从传统的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角度看,世界杯的经济影响是一种需求冲击,通过直接效应和乘数效应影响主办地的产出、收入和就业水平。这种冲击是短暂的,在世界杯举行期间集中爆发,形成需求的“蜂聚效应”。

2010年,热图利奥·瓦加斯基金会的报告预计,世界杯催生兴奋的气氛,民众越兴奋,越倾向于尖锐湿疣什么引起消费。但至少截至目前,这种气氛还未出现。

该报告公布时,80%的巴西人支持主办世界杯;而根据Datafolha的调查,目前有55%的巴西人认为,办世界杯弊大于利。企业亦很冷感,2014年4月,据安永对400家巴西公司的调查,49%没有受到世界杯、奥运会的影响,只有18%看到这两大赛会的积极作用。

当然,局部性的兴奋点还是在频繁闪烁的。

比如,在商品零售中,电视销售已经持续几周增长。球星卡成了令人垂涎的商品。

尽管社交网络上的“不去世界杯”运动如火如荼,但巴西国家队仍然是推特上最受追捧的球队。推特副总裁凯蒂·雅各布斯·斯坦顿说:“我们希望决赛将会打破所有纪录,不论是推送信息的数量,还是参与讨论该话题的人数。”

最兴奋的当属准备把房子出租给世界杯游客的房东。巴西人在自己家中为游客准备了10万张床。在Airbnb网站上,有约2万条针对世界杯的床位广告,提供8.2万张床。而在另一网站Homestay Brazil,则有超过1.9万张床。根据这两个网站的数据,世界杯前后,找房者与愿意将自己家的房间向陌生人开放的家庭,都翻了一倍。

当然,巴西人的开价也翻了倍。

“大白象”恐惧症

上世纪70年代,巴西的基础设施投入占GDP的5%,而过去十年中,这个占比下滑至2%。目前巴西经济进入一个新的增长周期,但基础设施仍是20多年前的老底子,港口、公路、铁道、机场陈旧,能源供应严重不足。

巴西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外国投资机构和私人投资者,融资设立了一个“促进增长计划”,简称PAC,加大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PAC计划与世界杯、奥运会的投资计划结合,从这个意义上,大赛事非常有利于巴西经济的增长,但也留下一些隐患。

经济学家桑德拉·昆特拉警告说,市政府为承办赛事而举债,可能会在未来三年酿成危机。主办城市都被鼓励举债——它们通过法律获得授权,即使其债务总额已超过实际净收入,仍能拿到贷款。地方组委会及与世界杯有关的企业获豁免税项,招投标法亦有调整,允许企业在项目未确定的情况下竞标。

而基础设施中的运动场项目,已经引起“大白象”恐惧症。

“大白象”意即大而无用,是指某一需要高昂费用维持、却难有经济效益的资产。

里约的大地上就趴着很多这样的“大白象”——当里约2007年主办泛美运动会时,建设的体育设施号称足以满足巴西承办世界性体育赛事的需要,但其后盘点时却发现没有留下多少可用遗产。

世界杯似乎为巴西留下了更多的“大白象”,遍布全国——纳塔尔市的沙丘竞技场、库亚巴市的沼泽运动场、亚马孙体育场、伯南布哥体育场、巴西利亚的加林查国家体育场。

以亚马孙地区最大城市马瑙斯为例,兴建中的体育馆将可容纳4.3万名观众,但观看职业足球赛的球迷平均每场不到600人。

里约市长帕埃斯担忧这个城市未来可能和雅典一样承受可怕的“白象”魔咒,他说:“不要期待我们交付的场馆很华丽,因为遗产对于我们,不是一座事后拆除的漂亮场馆,而是要永久地留给人民的。”

而根据巴西经济研究院(Fipe)以巴西利亚加林查国家体育场为例的研究,“大白象”也未必一成不变。巴西利亚本来没有一支足球劲旅,却新建了世界上第二昂贵的足球场,被认为是“大白象”。投入使用15个月,该球场共进行了41场赛事,每场拉动1230万雷亚尔的当地经济,直接或间接创造2000个就业岗位。

塞尔希培州联邦大学地理系教授内尔森对于世界杯作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诱导器的作用持肯定的态度。他说:“‘PAC-世界杯’项目对于创收和创造对机械、工业装备的需求很重要。体育场馆的建设导致内部乘数效应,并导致宏观经济的收益。”

他分析说,即便经历着国际经济衰退时期,巴西仍是目前世界上失业率最低的国家之一(5%,2014年3月,据巴西地理和统计研究所),有些因素可以解释这种情况,即:过去十年中进一步多样化的商业伙伴关系——南南流动使巴西不再轻易被卷入资本主义中心国家的危机宿命;促进消费者和生产者的信贷;基础设施投资,包括PAC,“我的生活我的房屋”项目以及世界杯项目。(文/刘耿)

河池工服制作

高要定做工作服

梧州工作服订制

郴州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